• 中共諸城市委、市政府指定發布平臺 | 客戶端

    當前位置:首頁

    雨中游常山


     

    武建軍


     
      常山,又名臥虎山,坐落在山東諸城。它就像昂首向天、俯臥于地的老虎,傲然高聳于城南十公里處;又如一面巨型“影壁墻”,護佑著“十萬人家盡讀書”的龍城。
      在高樓林立的現代化小城南,蜿蜒著的二千年前的護城墻也得以重新修葺。古城墻前的三里莊水庫水平如鏡。水庫周圍的田野青翠平坦。田野盡頭,眾多山嶺被植被覆蓋著,郁郁蔥蔥……這一切,都被初夏的蒙蒙細雨籠罩著,簇擁在常山腳下。
      燥熱了幾日的空氣慢慢變得潮濕起來。清晨,下起了蒙蒙細雨,那雨絲像是斷了線的細碎珠子,稀稀落落地撒下來,不聲不響,不爭不搶,隨了微風,自由飄蕩。
      雨中的常山會是怎樣的呢?
      遠遠望去,空闊的水庫上早已雨霧繚繞,透過雨霧,青翠突兀的常山清晰可見。那山里林木深處飄出了乳白色的晨霧向上蒸騰著:似云、似煙、似輕盈的紗……
      白霧下面,文博苑青磚紅瓦依稀可見。坐落在山腰上碧霞祠的紅磚綠瓦和山頂處巍峨矗立的白塔在飄蕩著的白霧中若隱若現。恰似人間仙境。

     
      來到常山西入口處,淅淅瀝瀝依然下著的細雨,讓往日看門的老頭兒躲了開去。那張登記入山者信息的桌子還在,桌子上放著探尋登山者身上攜帶火種的儀器。
      進入山林,腳下是曲折起伏的水泥小路。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路邊那兩排筆直的白楊樹。平日灰白的樹干在雨水的浸潤下變成了黑褐色,愈發顯得陽剛和厚重,就像兩排迎接來賓的禮兵:莊嚴、肅穆。
      樹干上方從樹頭垂下來的枝條上,被雨水清洗過的翠綠樹葉更顯示出自己的明亮和熱情,在微風的吹拂下,它們相互碰撞著,發出細碎的響聲,好像歡迎我的光臨。
      繼續前行,上坡的拐彎處有個涼亭,涼亭下一對熱戀的青年男女相擁著,正在享受雨中的常山賜予他們的溫馨和甜蜜。我不忍心打擾別人的幸福,于是加快了腳步,往山上爬去。
      上坡水泥路的右側漸漸出現了水流,那水流是從右邊山坡上的灌木林和草叢處流淌出來的,一條條的水流逐次匯集,形成很小的溪流。溪流遇到路邊的碎石便激起白色的水花。朵朵水花發出“嘩嘩”的聲音。于是這山間就好像因此更增添了生機和活力。
      向上望去,溪流遇到密實的草叢或是土堆,便自覺漫過水泥路面,向低矮的另一側淌去。
      溪流很智慧,不慌不忙地選擇著適合自己的道路。不逞能,不牽強,懂得避讓和拐彎,自然流動,順勢而為。
      那漫過的水隨著路面鋪散開來,因著地勢形成了一個又一個微弱的浪涌,漸次有秩序地向下涌去。踏著就要沒過鞋底的水面,仔細前行。絲絲幽香襲來。
      尋去,路邊那些枝條上帶刺的山棗樹,結滿了淡黃色細碎的小花。它們一簇簇地,在碧玉般的碎葉簇擁下,隨風搖曳,花香飄逸,侵入我的鼻腔。
      我趕緊幾步,來到它前邊,瞇起眼睛,鼻子湊近,且聞其香。耳邊卻傳來“嗡嗡”的聲音,一只蜜蜂飛來。定眼看時,那淡黃色的小蜜蜂撲棱著薄翼,向花蕾飛去,兩爪抱著一絲花粉折向返回。薄翼快速而有力地抖動著,煽起微弱的細風,從我靜止不動的臉頰撫摸而過。我未敢睜大眼睛,另一只蜜蜂接連而來,同樣“嗡嗡”地飛來又飛去……
      舉著的傘擋在頭頂,路邊白楊樹葉子上滴下的水滴敲打在傘面上,發出厚重而緩慢的“滴答”聲。透過樹葉淋下的雨滴敲出不同的細碎而緊湊的響聲。像是遠處傳來的鼓手擊打出不同的鼓點。
      仔細聽去,那空中斷續的雨絲,斜刺里落入草叢和林間發出絲絲的響聲,猶如漫野的琴音,絲絲縷縷。
      隨著溪流的“嘩嘩”聲聽去,樹林深處偶爾傳來“呱呱”的蛙鳴。那蛙鳴分明是剛剛褪去幼尾,生出腳蹼爬出水面的小青蛙的叫聲:清脆、純凈。
      回憶剛剛過去的蜜蜂“嗡嗡”聲,還有回蕩在耳邊的樹葉“唰唰”聲,這簡直構成了一曲雄壯而多彩的大自然交響樂———天然、淳樸。我由是醉心于此,不思歸去了。


      繼續前行,迎面就是東坡文化墻。那是依山而建的常山文博苑后院墻。畫工在涂有黃顏色的墻面上,畫出蘇軾當年任密州太守時發生的故事。
      往事已越千年,根據史料記載和蘇軾的《江城子·密州出獵》等作品推測,當年已過不惑之年的蘇太守攜傾城民眾到此圍獵的畫面再次重現。
      滄海桑田,斗轉星移,物是人非。那角逐的獵場如今已是樹木林蔭,果園飄香,潺潺流水了。
      欣賞著文化墻繼續前行,向右拐彎,上坡。
      左邊山坡處一片茂密的槐樹葉子最惹人眼:在雨水的沖洗和浸潤下,愈發顯得青翠、碧綠。遠遠望去,像一片片巨大的翡翠橫亙在半山腰里。風一吹,密密實實地接連晃動開來,又像是一大片綠色海面的浪涌,呈階梯狀沿著山坡自下向上涌動著,直到白色的水泥路邊。
      那片槐樹林里的樹干都長得彎彎曲曲、遒勁有力。它們從山坳深處向路邊延伸。直到路邊,一大片一大片長短不一的樹枝斜著身子向路中央探出。樹枝上圓潤的樹葉對稱著均勻地分布在兩邊。它們伸展開,像縮小了的芭蕉扇,隨風擺動;又像列隊歡迎的友人,伸出它們熱情的雙手,向冒雨前來的游客打著招呼。
      到了坡頂沿水泥路左拐,不大的慢坡,略微有點滑。走到中間,駐足向下望去,成片的槐樹葉組成的綠色海洋甚為壯觀。舉著傘,擋住絲絲落下的雨滴,眼睛看著那片醉人的綠。忽然間,似乎嗅到春日里從那片槐樹林里散發出槐花的醇香來:濃郁、醇厚、甘甜、美妙。于是,閉上眼睛,靜靜地回味、品嘗……


      轉過槐樹林,隨著石階向下踏去,不一會就到了山坳底處的雩泉亭了。
      那是當年蘇太守率眾祈雨的地方。相傳,每逢大旱之年,只要久旱不雨,他便在百姓的訴求下,簇擁著前來祭拜,祈求山神降雨。奇怪的是,每年大旱,常祈常應。山不在高,有神則靈,在這里的靈驗,得到了老百姓的推崇。隨命名此山為“常山”。剛才,那段東坡文化墻上的畫面,就再現了當時的情形:香爐、紫煙、祭品、百姓、官員……
      今天的雨不大,從上邊遠遠望去,雩泉亭的山坳處,飄出濃濃的一團團白霧來。那霧在飄落的雨絲之間向上升騰著,一點也沒有因為雨打而散亂。只是隨著微風,漫過槐樹林,向外飄蕩。直至圍繞著筆直高聳的幾棵老梧桐樹和白楊樹打起轉兒來。
      那白色的濃霧,綠色的槐葉,黑褐色的樹干和斷續的雨絲交織在一起,如詩如畫,仙境一般。真的不忍心前去打擾了。
      轉過雩泉亭,右拐,沿著兩邊稀疏翠竹簇擁的小路,穿越尼姑庵舊址,行一里路,便是山里人家的桃樹園了。 
     


      果園前的山坡平坦處,一座土打的茅草屋。屋子上空,灰白色的炊煙裊裊升起,拼命扭曲著和稀疏落下的雨絲相抗爭。
      一對老夫妻正在打理著門前的菜園。兩架豆角密密實實,或綠或紫。黃瓜架上郁郁蔥蔥,寬大圓潤的葉子下面,掛滿了帶刺的黃瓜。彎的像勾,直的像棒,頭頂都系著黃色的花,嬌嫩欲滴,清香四溢。還有扁豆,茄子,大蔥……
      勤勞的老人與綠油油的菜園,和背后的茅屋,屋頂的炊煙……構成了一幅美麗動人的山水畫,在雨中,朦朦朧朧。
      茅屋后面,就是綠油油的桃園。低矮茂盛的樹葉子簇成一個個密密實實的樹冠。樹冠里藏著的桃子,仔細看去,密密麻麻,大小不一,紅綠相間,數都數不清。枝條被果實墜著,向大地低垂。看來今年又有一個好收成。
      果園邊下的水泥路,平靜光滑。雨水覆蓋,成了淡青色,明亮如鏡,把路邊的桃樹倒映在水光里。
      仔細看去,那水光里晃動著的桃子清晰可見。綠色的樹葉和粗細不一的黑褐色枝干交相輝映。連那茅屋上的炊煙也歪歪扭扭地湊著熱鬧,海市蜃樓一般,和現實中的情景虛實相對,高低相應。
      輕輕踩著路面上的薄水,慢慢踏行,恰似走在虛擬的世界當中。那世界隨著踏破的波紋晃動,破裂,復原……更是別有一番風味。

      過了果園,轉彎下坡而西行。右面是松樹林,青翠一片,松香四溢,濤聲陣陣。左邊是峽谷,榆樹、楊樹、柏樹相雜期間,延伸下去,保護著山谷的峭壁。谷底溪流淙淙,流水碰到凸起便泛著白色水花,生龍活虎地流向山下。
      隨著起伏彎曲的水泥山路右拐,向山下走去。不多時便回到山前的廣場。
      文博苑里萬佛寺的經聲傳來。經聲和悅,悠揚動聽。雖聽不懂什么內容,可那悅耳的聲音卻是在凈化著我的靈魂。
      我贊美這雨中的常山。
      (作者系諸城作協會員)


    中國諸城
    主管:中共諸城市委、諸城市人民政府 主辦:中共諸城市委宣傳部 承辦:諸城市融媒體中心
    中國諸城 地址:諸城市和平街173號 郵編:262200 電話:0536-6075711 投稿郵箱:zc6073105@163.com
    魯ICP備12026069號-3
    人妻出轨中文字幕在线观看